yabo登录_国际在线平台

为美好而来临空产业的环京选择

By yabo2021 on 2020年5月16日 0 Comments • Tags: #

近几年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发展、北京新机场的建设以及大七环的贯通,环京区域越来越受关注。明显的是,自京南新空港建设以来,逐渐形成新空港经济圈,它将推动临空产业快速聚集,进而带动周边配套水平的提升,对产业升级、区域经济推动等方面产生极大的促进作用,未来成为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的新增长极。

随着交通的便利,产业转移也给永清带来跨越式发展新机遇。河北省正式批复同意将永清工业园区和永清经济开发区整合,设立省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名称为“北京亦庄·永清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其定位将基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已形成的4+4产业发展格局,包括电子信息、生物医药、装备制造产业、汽车制造产业四大高端制造业的总部经济、总装集成、系统集成等非制造环节;生产性服务业、文化创意产业、临空服务产业、节能制造产业四大服务业;充分发挥永清在区域发展上的产业优势,以科技进步为动力,大力培育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努力建设成为京津冀合作共建的典范、协同创新的战略高地、实现创新驱动与科学发展的先行区。

伴随新机场的落成和投入使用,客流量、货流量将快速增高,各项需求接踵而来,未来也将和首都国际机场形成双枢纽的格局,和天津滨海机场、石家庄正定机场搭建世界级机场群。随着新机场临空经济的辐射,新一轮的政策红利和临空产业的聚集也将快速成形,临空经济的发展动能究竟能为一座城市带来何种力量?

每一个空港背后临空经济的发展有极强的相似性,这与航空的交通方式本身有不可分割的作用。空港自身承担着交通枢纽的角色,因此临空经济首先会围绕综合物流解决货运问题,其次会围绕商务服务等解决客流问题,实际上国际上空港经济发展也基本无出其右,从而形成临空都市区。

以国际空港案例而言,全世界的商品流通有超过1/3是通过航空运输来实现的。为了保证空港从单纯物流流通转向国际资源型港口的进阶,随着连接机场的公路、铁路系统的改善和完善,拥有大面积、邻近的可利用土地的机场能够建设全国性或区域性物流中心。

这其中奥地利的维也纳机场和丹麦的哥本哈根机场都是推动物流贸易经济增长的主要案例。维也纳机场附近地区被定位成东欧的“仓库”,Hewlett Packard,3M,Volvo,Danfoss等企业都坐落于此,通过连接机场的战略性高速公路网络,45%的卡车货物和12%从机场而来的空运货物通向东欧。哥本哈根机场也引入了诸多知名的物流、快递、货运代理、仓储、航空集散站、配送等企业,包含DHL,FedEx,DFDS Ttransport,TNT等,成为世界知名的物流中心。

在临空物流经济发展层面之外,现代服务业和会展业务也是依赖空港延展发展的支柱型产业之一。

机场可达性对信息密集化的企业会产生较大的吸引力,例如咨询、法律、金融服务、数据处理、会计和审计等,根据行业属性经常会产生商务性的客户拜访和谈判等,知识网络和航空网络的交织形成高知识分子人才的高流动性。例如瑞士苏黎世国际机场周边地区成为高价值产业、银行业、信息技术公司等倾向性极高的落脚点。

会展业有异曲同工之处,在谋求市场机遇、寻找合作伙伴和扩大企业知名度的过程中,参展商的地域分散性、展品价值大、科技含量高、运输时间要求高等,都使会展运输活动展现出对航空运输的极大依赖性,越来越多的会展中心考虑在机场周边布局,其中德国著名的会展城市——杜塞尔多夫的会展中心距当地机场近3公里。

而由此二次延伸的酒店、娱乐、休闲、服装时尚、花卉等等产业发展也在临空经济中占据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如果说国际物流、现代服务等是空港临空经济辐射区域发展的“标配”,那么值得注意的是,还有一个功能区域,则并不是所有空港经济区都完全具备的,那就是高新科技相关区域经济驱动。

“机场牵着城市走”通常是空港经济初阶段的体现,“航空城”或者“航空大都市”的成形也基于此。航空城首先在欧洲和北美地区兴盛,随后开始在亚洲地区得到推广,目前,以航空航天和高科技产业集聚发展的航空城在世界上也各有特色,我们择起一二简要分析。

西雅图是波音公司的重要基地,也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大型飞机装配基地。西雅图航空城的产业布局呈圈层式架构,以机场为核心,飞机总装企业、主要零部件制造企业、二级和三级配套商、其他相关企业依次布局。

波音的主要飞机生产线和最重要的伦顿工厂和埃弗雷特工厂仍保留在西雅图地区,同时也是波音民用飞机生产中心、研发中心、波音工厂和波音职工信贷联盟最重要的所在地。由于总装是飞机制造也的核心,产业链较长,对相关供应商与下游服务产业有极强的吸引与辐射能力,波音全球5200余家配套商中的1000多家就在西雅图。

因此,以波音为龙头的航空产业也带动了西雅图地区全面的产业结构升级。近年来,航空制造业在西雅图经济中的比重逐年下降,而新兴的软件、通讯、生物科技、医疗技术产业以及金融业等发展迅速。

通过对西雅图空港经济和产业集聚分析不难看出,西雅图空港和航空产业的发展是相辅相成、互相成就和反哺的过程,这也是航空城发展最理想的状态。

荷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位于阿姆斯特丹城西南部15公里,是荷兰的空中门户。作为世界“航空城”的典型代表之一,初始只有70万人口,支撑起繁忙的机场先天条件不足。但是凭借以机场为基础的卓越动态规划,围绕机场除形成物流业、时装业、金融服务业等产业发展外,航空航天业、健康产业、信息技术与高科技、电子信息等众多产业集群也在此形成,将临空经济发展成为荷兰重要的经济支撑。

首先从荷兰政府从国家战略高度,针对机场地区的特殊性给予了独立而完整的规划,进行用地预留,提供可持续发展空间,并在不同发展时期对机场区域的发展定位进行不断调整,适应临空区域经济发展的市场变化。同时,在立体交通规划上充分利用独特地理形态,形成海、陆、空三者完美结合,为产业发展提供充足动力,将机场和几十公里外的其他几个荷兰城市、以及附属的商业办公设施、港口等充分连接在一起。

随着临空经济区的形成和发展,阿姆斯特丹机场空港区出现了多个高端产业园区,优化了临空经济区等产业结构,约300余家国际物流商在此运营,40多个世界500强企业欧洲总部入驻,紧邻史基辅机场的世界贸易中心成为众多跨国贸易公司总部所地。4万多平方公里的荷兰,拥有40多家企业总部,其中21家将总部设在了机场附近,总部经济和高科技经济推动荷兰整体经济发展。

北京新机场的建成和运行,也将标志着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机场,这一规模也决定了围绕新机场的临空经济发展也将具有前所未有的力度和辐射能力。

目前新机场的临空经济区规划有三个功能片区,分别是航空物流区、服务保障区和科技创新区。分别以机场为核心分布在东、西、南三个方位,其中前两个相对传统意义的经济辐射区基本位于北京行政区内,而处于北京新机场南部的科技创新区,也是最为重要的功能组团之一,其发展重担落在了以永清为主的环京城市肩上。

根据《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规划(2016-2020年)》,科技创新区主要重点发展航空基础技术创新、航空器及配套产品研发等产业,打造我国航空科技创新的重要基地。从前述的航空城发展经历和成果而言,北京新机场的科技创新区的发展将最大限度的形成双向经济推动和影响力,而处于核心的永清区域是否将成为世界的第六大“航空城”?

与阿姆斯特丹航空城发展有相似之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航空大都市的打造也是在政策红利和产业集聚双重推动下进行。以航空航天产业为例,飞机制造工艺复杂,所需零部件多,因此除需完整的航空制造产业链外,还需要教育培训、科研机构的支持。随着企业、培训机构和政府之间关系不断密切,还会围绕企业形成航空制造产业协作网络,形成技术共享和互动,同步政府实施对航空制造产业发展有很大促进作用的公共政策,以政-企-研的方式形成高科技产业的集聚发展和落地推动。

在这一模式上,永清目前的发展态势已经初具模型。由河北省廊坊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大兴区合作共建的“北京亦庄-永清高新技术开发区”已经迈出实质性步伐,在政策上已经具备足够的促进作用。

同时,永清已经形成4+4的产业发展格局,已规划建设了永清智能控制产业园、云裳小镇、泛海国际产业园、银泰未来产业园等29个企业入驻永清,京东也确定在永清打造华北地区最大电商基地。以永清智能控制产业园为例,围绕临空产业、智能制造装备、电子信息三大产业,通过聚焦智能机器人、高端数控机床、传感器、集成电路等新型行业及关键领域,引进行业龙头企业,带动产业链上下游协同发展,构建产业服务体系,努力打造智能制造装备产业集群,成为京南极具特色的智能制造装备园区。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廊坊国际经济贸易洽谈会上,永清已累计签约34个项目,引资达2309亿元。随着高科技企业的不断入驻,将为永清带来诸多高科技人才,形成科研氛围,达成政-企-研三者互相助力,永清成为下一个世界级“航空城”形成之路正在进行中。

意向楼盘:昌平朝阳海淀通州房山大兴顺义北京周边首开·国风美唐琨御府·玲珑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csjpx.com/,杜塞尔多夫队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